当世之名与没世之名

2016-10-11 15:14:10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当世之名与没世之名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载,鲁国大夫叔孙豹去晋国,晋国执政范宣子迎接他,问道:“古人有句话叫‘死而不朽’,是什么意思?”叔孙豹没有回答。范宣子说:“我的祖先在虞舜以前是陶唐氏,在夏代是御龙氏,在商代是豕韦氏,在周代是唐杜氏,晋国称霸中原的时候是范氏,‘死而不朽’说的是这个吗?”叔孙豹说:“据我所知,这只能叫做‘世禄’,并非‘不朽’。”他继续解释:最高的境界是树立德行,其次是建立功业,再次是留下言论。能做到这些,经历再长的时间也不会被忘记,这才叫做“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也成了后世儒家推崇的人生目标。许多的儒者对德、功、言三者都有自己的界定,但总体来说,“立德”系指道德操守,“立功”系指事功业绩,而“立言”系指把真知灼见形诸语言文字,著书立说,传于后世。孔子说:“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孔子不是说“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吗?所以君子忧虑的应该是自己没有能力,不忧虑别人不了解自己。孔子教导子张区别“达”与“闻”时说:“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闻,就是名声、名气、名望。孔子对“在邦必闻,在家必闻”不是持明显的批判态度吗?其实,孔子的意思是:君子不求当世之名,但要看重没世之名。

    

无论“立德”、“立功”或者“立言”,其实都旨在追求某种“身后之名”、“不朽之名”,这正是中国古人超越个体生命、超越物质欲求而获得精神满足的独特形式。在转瞬即逝的时间之流中,人总想抓住些永恒的东西。屈原就说:“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美国现代哲学家詹姆士在《人之不朽》一文中也曾这样讲:“不朽是人的伟大的精神需要之一。”

    

从个体的角度来说,对死后不朽之名的追求,可以激励生命释放出无比巨大的正能量,贡献出自身的价值;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对于弘扬道义精神,促进社会进步,意义同样是极大的。名声是事实的客观反映。那些置个人身后名誉于不顾的人,难免流于酒囊饭袋、行尸走肉,甚或沦为恶棍暴徒、独夫民贼。

    

孔子反对君子求当世之名,正是从道德角度着眼,从个人修养角度着眼,更是从社会责任角度着眼。孔子倡导重没世之名,可贵之处在于让人清楚地认识自己在社会和历史中的地位、作用、价值,并以毕生的心血和精力去实现。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