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理想主义者的坚持

2016-11-01 15:56:55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10月18日,锤子科技的新品发布会在上海举行。会后,50万台新品瞬间售罄,这几乎是锤子科技创业四年来历史累计销量的一半。自2006年开始,老罗创业已十年,他做了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和锤子科技等项目。目前为止,还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商业成就。

  10月18日,锤子科技的新品发布会在上海举行。会后,50万台新品瞬间售罄,这几乎是锤子科技创业四年来历史累计销量的一半。自2006年开始,老罗创业已十年,他做了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和锤子科技等项目。目前为止,还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商业成就。

    

最近,罗永浩自费给员工发放了《埃隆·马斯克传》。马斯克在创业中也曾遭遇大量的崇拜与厌恶,他的荣誉破碎,财务一度徘徊在悬崖边。在书中,马斯克引用丘吉尔的话:既然必须穿越地狱,那就走下去吧。




过气“网红”的劳碌命

    

陌陌COO 王力曾是老罗英语培训员工,也是罗永浩的朋友。他笑称老罗这两年都快销声匿迹了,“一个过气网红有什么好采的?”“我跟芙蓉姐姐是中国互联网上的第一代网红,”罗永浩故意消解自己,“难得的是这么多年一直红。”老罗语录是把严肃的内容包裹成段子,它满足了两种需求,一是听着乐,二是听着乐并让人有所思考,“两个结合起来才构成了持续的影响力。”

    

牛博网时期的罗永浩接近于“光杆司令”,2008年创立的英语培训是罗永浩作为企业家的第一次历练,也系统呈现了他的本质性格。拥有三四十名员工的培训学校充其量是个门市部,但罗永浩已忙得不可开交,常常为了在海报上抠一个像素熬通宵。

    

“我这样的人,”他说,“本来按计划要加班到12点,由于不放心,会强迫症似地抠细节抠到4点,把很多东西确认六遍、七遍、八遍。”

    

他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没给下属太多的空间感。王力有时发现5分钟内手机上5个来自老板的未接电话。如厕时罗永浩也急着敲门找他,“都是为了屁大的事。”

    

员工和朋友的普遍共识是,罗永浩是典型的巨蟹座,敏感、细腻、居家。罗永浩称,抓具体业务是由性格决定的,“说难听一点就是劳碌命。”他又转向了锤子管理上的自我检讨,当他为了抓细节影响大局时,批评他是虚心接受的。

    

他对自己充满自信,难以被说服。不止一人提到,罗很难因别人的意见而改变,坚持的好处是有时需要那口气才能撑下去,缺点是,他通常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锤子的世界观

    

2012年3月,唐岩帮罗永浩凑了900万启动资金,做了一家手机公司。罗永浩说手机业内都嘲笑他,因为山寨手机厂商也要几千万甚至上亿才能启动。

    

他说当初锤子科技是“百分之百的草台班子”,手机系统软件团队现在约200人,但他出去跟手机圈的吃饭交朋友,发现别家都是500人以上的编制。

    

公司初创,设计师 Nod Young 根据罗永浩向他描述的“感觉”,设计公司的T 形Lo-go——公司之所以取名锤子,也是因为它“有点象征着面对旧世界的信心和勇气”。

    

锤子科技更多的是展现了罗永浩的世界观,而非生意。无论是工业革命的突进,还是宇航时代的登月脚步,在宏大时代的缩写本里,锤子作为工具贯穿始终。入行时罗永浩认为能比其他人做得更好,他说,做锤子“就是要改变世界的”。

    

设计和软件部门都提到,罗永浩经常拖流程,这也导致跨部门协作的低效,“都是因为特别小的事情”。比如系统发布的时间点很重要,但罗永浩会因为对一个图标不满而暂缓发布。

    

真正的问题是,正是臻于极端的完美主义驱使罗永浩去践行哲学意义上的极致。很难甄别清楚这是优点还是缺点,他的工作状态和他在产品中呈现出来的纯粹度无可非议,但他前期匹配过度的精力,还有他造成的拖沓,又常与商业逻辑相悖。锤子团队意识形态意义上的崇拜、困惑与诟病,也由此而生。

    

比如做秒表的声音时,罗永浩不愿随便弄个廉价的音效文件,他从德国花了几百欧买了昂贵的秒表,在录音棚里收了声。“用户会为这个买手机吗?”软件开发高级总监邹伟说,“通常不会,但我觉得这种做法特别对得起我们开发的这个东西。”原法务总监金扬称,公司能活到今天,这种基因是很重要的原因。

    

柴静曾跟罗永浩商量过创业项目,希望做个谈话类的脱口秀。罗永浩相信自己能做成,但热情不高,“比起科技行业带给我的兴奋感,可以忽略不计”。

    

视频网站也曾找他谈过做脱口秀,开出的价码让他看了都吓一跳。员工也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么费劲的实业,是不是因为实业没做成不好意思做别的,是不是自尊心问题。“我说不是,做别的都没出息”,罗永浩谈论起了巨大的梦想——只有做手机才能彻底掌握一个时代属于整个人类的计算平台,并在下一个计算平台的革命到来时抓住契机。

    

每次发布会前,罗永浩都要经历48小时不睡的状态。十几个助手跟着他通宵,软件、设计、做PPT 的,要什么就给他现做。罗永浩经常把重要的时间浪费在不重要的事情上,从一件事跳到另一件事。坚果发布会上午他还让设计师去修改微博上的海报,那时最迫在眉睫的PPT 一遍还没过完,连错别字都没检查完。

   

每场演讲他平均要准备200小时,对围着他团团转的助手而言,这段经历刺激又疲惫。当罗永浩最终站到台上,他们中的数位都因心理压力得到释放而热泪盈眶。发布会后“反响热烈”,对拖延症的批评也就不了了之。

    

对于这家企业,罗永浩确实是百分百地投入。当初代产品因为生产工艺而遭遇产能问题时,他干脆住到工厂旁,自己也一个个地挑拣不合格产品。为了不对界面效果妥协,他要求设计师重绘了近两千个应用的图标,并且亲自把控。而为了缓和与外界的关系,他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软化锋芒。

    

毋庸置疑,锤子科技的基因来源于创始人罗永浩的个性特征,罗的个人形象自然也让渡给了锤子科技。在韧性和任性,自信和自我,认真和偏执之间,优劣互现:他会成为公司屡次绝处逢生的决定性因素,也是锤子在跌跌撞撞的现实中屡屡系统失灵的主要原因。

    

但确实也很少有人像罗永浩这样,屡屡急转弯式的改写人生故事,永不停顿地把偶发的内心冲动变现成山呼海啸般的壮观经历,穿梭在地狱与星辰大海之间。季天琴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