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富”与“贵”(中)

2016-11-08 15:07:38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论“富”与“贵”(中)

  演员张国立曾经说,刚有钱的时候,他也有过不知该怎么享受的一段日子。他觉得现在的一些所谓富人,就是在这样的层次上徘徊——听歌、跳舞、打牌、洗桑拿浴、吃喝玩乐等等,总之都是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一种表现罢了。

    

这些年来由于“富”与“贵”的界限被混淆,助长了人们不顾尊严毫无廉耻地羡富谀富急于求富,以至于富而骄、贫而谄的风气日盛,销蚀着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石。

    

但贵比富其实更具有魅力,追求贵比追求富更容易使人认同。在很长一段时期,人类文明史都是明显鄙视财富追求的。中国历代的王朝就从来是重农抑商。秦始皇28年,嬴政东巡琅琊台,留下碑刻文字“上农除末,黔首是富”,富人被划为不好的成分。中国的商人们在很长时期没有什么政治权利,即便是唐朝盛世,商人也不得参加科举考试,到了宋朝,商人的儿子辈才可参加考试步入仕途,虽然后来商人的地位有所改善,但总是低人一等。从前的罗马帝国也是同样的观念,并且居然有这样的法律:窃盗者处以两倍的罚金,放债者处以四倍的罚金!因为他们认为放债致富比偷盗更为恶劣。还有一句名言我们人人皆知,那就是“富不过三代”。当今时代,全球的家族企业就普遍面临“穷孙子”的问题。在美国,家族企业在第二代能够存在的只有30%,到第三代还存在的只有12%,到第四代及四代以后依然存在的就只剩下3%了。在葡萄牙,有“富裕农民——贵族儿子——穷孙子”的说法;在西班牙,也有“酒店老板,儿子富人,孙子讨饭”的说法;在德国,则有人用“创造、继承、毁灭”三个词来代表三代人的命运。富不过三代,其实也不见得就是人类的悲哀。一个财富从聚拢到分散、再由分散到聚拢的过程,有益于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的流动。在并非无限的社会财富格局下,必然需要有分散才能有新的聚拢,在聚聚散散之间,就形成了一个社会的良性运行。

    

由富而贵,摆脱身富心穷的怪异状态,那是社会正道。注重生活的品质,在可能的情况下,过绅士一样优雅的日子,应该是一个积极的生活理念。但是“贵族精神”并非与生俱来,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它需要一个长期的培育过程。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常说一句口头禅:“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莎士比亚也说过,人类可以在一夜之间产生无数个暴发户,但是需要上百年才能培养出一位贵族。至于中国人都知道的“三代才能出一个贵族”这句话,其涵义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