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管员真的需要研究生?

2018-07-23 09:11:37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事件回顾

临时工需研究生学历月薪2500元


    7月17日,陕西省神木市政府网站发布公告称,招聘100名35岁以下神木户籍研究生为公益性岗位协管员。100人岗位工资暂定为每人月薪2500元,所聘人员身份为公益性岗位协管员,属临时用工。


    对此,引起社会公众热议。此次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解释,“当地协管人员一直是这个工资标准,和学历无关,岗位待遇就是这样。整个榆林市都是这个标准。”7月19日凌晨,神木市公益性岗位协管员招聘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我市招聘公益性岗位协管员的情况说明》,解释称经神木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原则同意招聘生态协管员30名,经济工作协管员70名。“考虑到我市仍有部分研究生尚未就业,会议确定神木市户籍的全日制研究生可免试聘用,不足名额再在全日制大学毕业生中考试招聘。”


    该“情况说明”称,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因部分研究生无法联系,招聘领导小组办公室于2018年7月17日发布了公告,以提高知晓率……在发布公告时,未将招聘条件、步骤等表述完整,引发广大网友关注。对此,我们表示诚恳的歉意,感谢媒体和网友对此项工作的关心。


    神木市公益性岗位协管员招聘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情况说明”中明确表示,招聘工作将严格按照常务会议纪要精神继续进行。“针对存在的问题,将认真自查,全面整改。”


此举是否造成人力资源浪费?


    先来解释一下什么是公益性岗位。公益性岗位是一项解决就业困难家庭的扶持性政策。就目前而言,公益性岗位匹配月薪2500元,并无问题,因为公益性岗位带有“兜底”性质,工资标准大抵如此。


    大家质疑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些含金量不高的岗位,一定要预设研究生的学历门槛?这样使用人才,会不会造成人力资源的浪费?


    这样的顾虑不无道理。当然,这并不是说研究生就一定高人一等,不该去从事相对低端一些的职业,而是说,人才与岗位的匹配度,一定会有一个规律,或者说有一个公众普遍认可的认知。神木市此次招聘的是生态协管员和经济工作协管员,在其他地区,要么是“4050”就业困难人员,要么是农民。


    根据回应,这样的招聘是为了解决神木市未就业研究生的工作问题,但这一说法似乎并未得到公众认同。一是,政府责在提供公共服务,回应民生关切,其所提供的公益性岗位,应该优先安排就业困难人员,而拥有学历优势的研究生,普遍而言并不在此列;二是,公益性岗位的薪酬来自公共财政,应该首先保障选人用人的公平公正,而非制定某一个具体的靶向人群,比如这里边是不是存在为特定人群设置标准即“萝卜招聘”的可能?又如,招录公益性岗位是不是将特定人群安置到政府部门的第一步?接下来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操作?


    有关人士表示,要想消除公众质疑,需要进一步扩大信息公开,把相关情况向社会充分说明,并在公众监督之下,确保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即便是公益性岗位,也该像公务员招考一样,把岗位描述、工作要求等讲清楚,不要预留想象空间。


研究生人才已经过剩?


    一边是各地一轮又一轮的打响“人才争夺战”,为了抢得人才不惜拼“血本”,又是解决户口,又是解决住房,颇有一才难求的味道;另一边却是招聘临时工需要研究生学历,月薪仅为2500元,似乎人才已经多得泛滥。这到底是人才过剩还是人才不足?


    政府招聘临时工需要研究生学历,无形之中给社会带来一个人才过剩的假象。事实上,我国专业技术人才还处于严重不足。据媒体报道,截至2015年底,全国专业技术人才总量达7328.1万人,但其中高、中、初级比例仅为11:36:53。再回过头看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虽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中,具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近1.2亿,但具有研究生学历的仅占0.6%。从这些数据不难发现,具有研究生学历的人少之又少。


    相比临时工也要招研究生的“高姿态”,全国多个城市正在放低姿态招揽人才。从去年开始,多地落户政策的密集出台,其中武汉、长沙、成都、济南等多个省会城市或重点城市,向高校毕业生等人才伸出橄榄枝。这样做的道理很简单,人口净流入的城市经济才会持续繁荣,各种资产价格才会坚挺,才会有更多的税收支撑基础设施建设与公共服务支出。 本报综合报道


网言网语
    @启木:一边是各大城市的“人才争夺战”如火如荼,一边是一个四线城市的月薪2500元的临时工岗位,却开出了“全日制研究生”的招聘门槛。这种局面看似矛盾,却又有着相当强的现实基础。
    @熊志:陕西省神木市用2500元月薪招聘,以面试资格吸引研究生,这种取向本身有违公益性岗位的设置初衷。
    @李先梓:神木这个看似体现地方户籍人员就业福利的招聘,实在让人大跌眼镜!不能不让人心生疑问:莫非神木人才已经过剩到如此泛滥成灾的地步了?

    @伍里川:以招聘公益性岗位协管员名义组织的活动,意义和价值不必说。不过,只有招聘流程规范化、制度化、公开化,才能让这一意义和价值实现最大值。


评论

避不开的“学历焦虑”

杨鑫宇


    尽管“2500元招研究生”只是一个不怎么美丽的误会,但在这起事件发酵的过程中反映出来的社会心态,却是真实的。那就是学历的含金量在人们心中确实渐渐褪色了,以至于拥有学历、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产生了相当显著的“学历焦虑”。


    所谓的“学历焦虑”,有多种不同的表现形式,但其本质却相当一致——那就是对自身学历价值的怀疑与不自信。这样的“学历焦虑”,是从许多年前开始一点一滴地日益加深的。如今,“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观念已经遭到了十分严峻的挑战,而高学历人士的优越感也渐渐消解在对学历价值的怀疑与不自信之中。


    在国内高校大规模扩招之前,由于高等教育相对奢侈,高学历人才十分稀缺。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高等教育越来越普及,社会价值观也在向着多元化的方向不断迈进,高学历不再是能让人在成功道路上畅通无阻的“御赐金牌”,职场上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对于这样的焦虑情绪,我们倒也不必过分担心,原因很简单——学历的含金量下降,其实并非坏事。毕竟,自古以来,社会大众的平均受教育水平就一直是“水涨船高”的。社会平均受教育程度的上升,自然会降低所谓的“高学历”的含金量,与此同时,高学历人士不再受到就业市场的追捧,其实也说明了就业市场正在回归理性。


    但是,对那些深陷焦虑之中的年轻人们而言,我们却并不能如此轻描淡写地将这种焦虑轻轻避过。他们面对的压力是真实的,他们产生幻灭感也并非是自己的过错。一方面,这些年轻人应当主动调节自己的心态,更客观、更理性地认识自己学历的意义和价值,建立起不卑不亢、凭实力说话的人生态度;另一方面,我们的社会也应及时改变那些已经无法适应时代的陈旧观念,让“唯学历论”退出时代舞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人们不会再为自己的高学历而充满优越感的时候,自然也就不会再有什么幻灭与焦虑,这才是消灭“学历焦虑”的治本之道。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