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年“做四休三” 这事你咋看

2018-07-30 11:36:12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对于上班族来说,每个周一到周五,都是一次“困倦——忙碌——疲惫——兴奋”的小轮回,而我们也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但是如果让你设想一下,每周工作四天,休息三天,会是什么样子?


    这不是空想,近日社科院发布的《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中就建议,在2030年全国范围内实现“做四休三”。可实行每天工作9小时,每周36小时工作制。


    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建议,很多上班族并不买账,大家争议的是什么?你又怎么看?


TA说

张斌 销售    


销售人员大多没有打卡制度,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很多效益不错的公司在福利上都很大方,比如一入职就有年假,但我们的年假基本只能在年底淡季的时候休,平时几乎没有请假机会。不管是晚上还是节假日,都得做好接到客户电话的准备。我们这个行业对接外部单位比较多,时间安排大多是跟着客户走的,如果客户都采用一周四天工作制,那我自然也可以。


王琦 编辑


    图书编辑的工作比较繁杂,从前期与作者沟通、校稿,到印制、宣发等流程都需要参与。如果一周只有四天工作日,对我来说反而更麻烦。


    首先,对出版行业来说,图书的上市时间就是生命线,丝毫耽误不得。如果又要赶进度又要考虑工作制度,那意味着加班时间会更长。其次,工作日减少也会给外部对接带来麻烦;一些外包工作人员不会随时待命,为了配合他们的时间,我的工作也许会被打乱。


周坤 外企白领


    我和同事基本每天都要加班,日均工作时长大概是11小时,时间久了倒也习惯。除此之外,周末和节假日几乎不会被占用,这点算是公司的一个优势吧。在与项目组打好招呼的前提下,休年假也是没问题的。目前我每周工作量约为55小时,但如果只有四天工作日的话,是怎么都安排不开的,势必要占据周末时间。况且我还担心,工作日减少后,员工会不会面临减薪呢?


社科院建议“做四休三”引槽点


    该绿皮书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编撰,该中心是社科院专门从事旅游研究的学术机构。绿皮书指出,休闲发展面临重要机遇,也存在各种不足,其中有一个突出表现,休闲时间不均衡、不充分、不自由。建议在我国劳动生产率达到一定水平的前提下,可实行每天工作9小时,每周工作4天的四天(36小时)工作制。


    为了可操作性,绿皮书也提出一个时间表,在2020-2025年,延长春节假日为8天,增加元宵节假日;加速落实带薪休假;在东部地区的某些行业国有大中型企业试行4天(36小时)工作制;从2025年起,在东中部地区的某些行业实行4天(36小时)工作制;从2030年起,在全国开始实行4天工作制。“社科院报告建议做四休三了”,绿皮书一发布即引起热议。网友的回应,有点赞叫好,有理性分析,更多的是吐槽不现实。“对制造业的一线员工来说,等于天方夜谭。”“无论规定每周休两天也好,休三天也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工资维持本人和家属体面的生活!”“目前双休都不能保证,谈每周四天工作听起来太远了!”


为什么有假却不休


    “做四休三,不现实吧?对于我来说,‘纸面上的假期’一点实际意义也没有,我的记休本上已经有300多天的假期了,可我能休吗?”张涵(化名)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她表示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每周双休都很难实现。“平时的工作中很少用‘加班’两字,都是用‘值班’吧,就轮流排班,超出工作时间的,也会有同事负责记录,给大家记休,可能怎么样呢?对我们科室来说,超过7天就属于很长的假了,你得和同事换好班,一个人休假可能涉及影响到多个人的时间,怎么好意思?一年顶多年休时,这么动用一次吧。”


    张涵的情况也是很多上班族遇到的问题,休假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休假时自己的活要交给别人做,很麻烦,看上去有假期,但其实没法休。


    在一家服务性企业做人力资源管理的许凡直言,“你有没有算过,如果真的做四休三,完全按照每周36小时工作制来排班,企业得多养多少人吗?成本谁来出?工人的工资是否会缩水?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许凡说,现在很多企业,能单休就不错了,能真正按照工作时间,一笔笔把加班费算给每个人的也是少数,毕竟,现在好的工作也并不好找,虽然确实有人因为加班费去有关部门申请劳动仲裁,但一般都是不打算在这个单位干了,或者干脆就是已经离职的员工。


此类提议并非首次提出


    绿皮书中称,我国居民休闲时间不均衡、不自由。以北京市居民为例,能全部享受休假天数的群体仅占34.2%,带薪休假落实率也仅为62.9%。


    根据国家统计局调查,除去工作睡觉,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的休闲时间为2.27小时,相比美国、德国等国家,这个数字还不到对方的一半。大城市居民每天休闲时间更少: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居民每天休闲时间分别是1.94、2.04、2.14和2.25小时。这意味着对于一些大城市的上班族来说,工作几乎占据了生活的全部。这样来看,一周工作四天的建议也是出于让大家更好地调整工作与休息时间,以提高生活质量。其实,此类提议并非首次提出。2015年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中,就曾鼓励优化工作与假期的时间安排:


    鼓励弹性作息。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可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优化调整夏季作息安排,为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结合外出休闲度假创造有利条件。


    文件起草小组成员、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司长彭德成曾对媒体表示,优化夏季作息并不意味着周五下午直接放假。错峰休假和弹性作息不是强制性要求,也不能全国一刀切。


    实际上,社科院建议的“做四休三”也是相似的制度。周一至周四每天的工作时间增加了一小时,周工作时长从40小时变为36小时,无异于将五天的工作量压缩至四天内完成。李玲玲 赵佳然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